圖書翻譯-作者如何將他的書翻譯成所有語言


2020-02-21 10:35:25

圖書翻譯

如果我們在Google上搜索翻譯最多的圖書,則第一個結果將是Wikipedia按翻譯數量動態列出文學作品。

該列表以《圣經》為首,其次是《匹諾曹歷險記》《小王子》。當我們在此列表中查找名稱時,某些名稱可能會給我們敲響鐘聲。這些大多是具有不可否認的社會和文化足跡的書籍。但是有些名字我們可能不認識。其中,我小嗎? 由Philipp Winterberg撰寫。

2013年,多方面的德國作家兼旅行者溫特貝格先生與一家文學翻譯服務提供商聯系,面臨一個挑戰:將他最近的兒童讀物翻譯成所有活著的語言。

溫特貝格先生的項目不僅僅是將他的書提供給國際讀者。我的一些保險范圍很小嗎?收到并贊譽為“世界上每個孩子的書”。但是菲利普·溫特貝格(Philipp Winterberg)的遠景遠不止這本書,這與出版業的國際未來有關。

“傳統的圖書市場運作非常局部的和緩慢的”,他解釋道,“發布者以一種語言出版了一本書,然后出售許可在其他國家其他出版商。一本書要花很多年才能滲透到全球圖書市場。我想表明一種新方法可以起作用。以及效果如何!”

菲利普·溫特伯格(Philipp Winterberg)的書是亞馬遜暢銷書,也是他迄今為止最成功的書。

但是改編本書,使世界上幾乎每個孩子都可以欣賞這本書,是一項巨大的壯舉。

圖書翻譯的挑戰

正如塔瑪拉·卡扎科娃(Tamara Kazakova)在一篇文章中解釋的那樣,文學翻譯比文件翻譯等要求更高。這是因為翻譯小說時,您不僅需要準確地翻譯單詞和術語,而且還可以使它們對新讀者產生預期的效果。

一本小說不僅傳達信息,還告訴我們一個故事并激發情感。拙劣的翻譯會使我們與故事和作者打算講故事的方式疏遠,從而完全破壞了我們的閱讀體驗。

一些翻譯者認為,他們可以犧牲逐詞翻譯,從而創造出與原著近似的句子。這種方法可以產生以其新語言自然流動的作品。

一些翻譯者相信逐字逐句的方法,該方法著重于盡可能詳細地再現作者的散文風格,而不管其是否以新語言傳播。

卡扎科娃(Kazakova)說得很雄辯時說:“當遇到嚴重的不受控制的并發癥時,翻譯員傾向于保護讀者免受侵害,或者讓他在深水中生存。”

本地化有局限性

在1941年為《新共和國》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廣受贊譽的作家,翻譯和通俗人士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在文學翻譯中考察了“三個等級的邪惡”:

“第一個(也是次要的)包含由于無知或誤導知識而導致的明顯錯誤(...)地獄的下一步是由翻譯人員采取的,他有意跳過了自己不想打擾的單詞或段落(...)第三,以及最糟糕的是,當一件杰作被刨光并拍成這樣的形狀,以符合特定公眾的觀念和偏見的方式被美化后,達到了扭曲的程度。”

在本文中,納博科夫提供了一些有目的的錯誤翻譯示例,在這些示例中,描述性段落中的元素被替換,因此它們不再屬于其原始文化。例如,在納博科夫引用的其中一部小說中,原本是一朵王冠花就變成了紫羅蘭色。在一個更荒謬的例子中,作者提到的三只狗被翻譯成單純的“獵犬”。

當閱讀有關“第三種邪惡”的信息時,我們可能會問一些關于本地化的問題。當我們翻譯藝術品時,例如電影,電視節目或書籍,我們是否應該確保新觀眾也盡可能理解它?難道這不應該涉及采用本書原始文化的特征,并用更相關的元素代替它們嗎?這得看情況。

一個品牌可以完全改變其廣告,網站內容和營銷手段以吸引新的公眾,因為它的目的是與新客戶建立聯系并發展業務。但是小說是藝術品,目的是用一種特別的口吻講一個故事。

的確,替換描述中的元素是因為它們可能不是我們讀者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可能對故事本身沒有很大的影響。但是我們會因為我們不喜歡畫家在那里所做的事情而弄臟或覆蓋繪畫的一部分嗎?

另一方面,如果您在三個不同地區觀看《辛普森一家》的配音集,則會發現某些文化參考文獻已發生變化,以適應新的受眾。這主要是因為,作為一部喜劇,《辛普森一家》的主要目標是讓人們發笑。如果一個笑話的雙關語牽扯到聽眾聽不懂的笑話,那它就可能毀了。翻譯不是數學。有很多灰色區域,有些東西只是口味問題。哪些內容應該改編,哪些不該改編,始終由翻譯人員自行決定。這就是為什么我們不應該將文學翻譯交給業余愛好者。

總之,文學翻譯對于文化交流至關重要。但是,為了確保全世界的讀者都能充分享受文學作品,我們需要依靠專